浮生空山澜/

亡命天涯的勇敢

给太太说话被怼了  那一秒感觉我才是那个太太

【巍澜衍生/夜光】我替我的哥哥,再次,向你道歉。

【巍澜衍生/夜光】我替我的哥哥再次,向你,道歉。

/夜尊x影版曹光
/一看标题就知道要发生什么
/借梗视频来自面面0928再次出道的杀人实锤
/夜尊设定是原著结合剧版
/不喜欢直接右滑我不想上lwtczx
/设定里女学生贝微微,逃掉的男学生曹光
/不是谈恋爱
/小红心小手手考虑一下吗
/字数4500左右

01
“我替我哥哥,向你道歉。”
曹光站在门后,三秒钟后落荒而逃。
02
曹光回宿舍的时候依然惊魂未定。
“沈教授杀人了。”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止不住盘旋。
“沈教授,杀人了。”
“他杀了贝微微。”
“我什么,都没看见。”
他只有逃,一路逃到宿舍时还在大喘气,舍友问他怎么了,见曹光脸色苍白,大概是受了惊吓,以为大不了是肖奈又在网游虐他了,不当回事。
“不能告诉别人。”他在心里这样警告自己。
然后他在宿舍里坐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一动不动,头脑却一遍遍风暴。
03
“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呢。”
曹光听到了这句话,仿佛是沈老师的声音,口气里掺杂着一些冷漠,又有点愉悦的兴奋。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往床下看了一眼,然后抓起被子退后两下在床角被吓得不轻。
来人一身白色燕尾服,黑色中长发搭上一个金色面具掩映着一丝不苟言笑。金黑色骷髅手杖撑在地上,与现代格格不入,眼前的这个“沈老师”摘了眼镜,更像个中世纪贵族。
虽然是沈老师,但是俨然跟平常那个沈老师大不一样。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
“沈老师?”曹光虽然目睹整个凶杀过程,但仍然不相信这是沈教授所为,除了不可思议想不出来其他词语,到了嘴边最后也只有一句不咸不淡的沈老师。
“沈老师?鄙人夜尊。”夜尊不急不慢的开口。
随后又是闪现,夜尊一秒钟坐在了曹光的床沿上,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
曹光大着胆子伸手去触摸了一下,发现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丝毫没有变化。
“愚蠢。只不过是我的投影。”
夜尊再次开口。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会后悔。”
“再会。”
04
曹光只当这是过于真实的噩梦。
因为第二天请假半个月都没来的沈老师回来了,跟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是脸色苍白了一些,上课表现得惊慌一些,但显然不是“梦里”那个沈老师。
曹光舒了口气,却发现贝微微没来上课。
他想努力告诉自已这是巧合,特殊情况,特殊情况。
当他正对着贝微微常坐的位置出神的时候,位置上再次出现夜尊的模样。他在座位上反坐着,目光对上了后排的曹光。
“又见面了,曹光。”
曹光吓得不轻,以为自己耳朵出现幻觉,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他确实又真真正正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跟沈老师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全班同学没有任何对于贝微微位置上蓦地出现一个人的异常反应,显然,他们都看不见。
但是明显看得出沈老师脸色变了,随即在离下课还有五分钟时说道“今天有事,提前下课,同学们假期回来见。”
然后那个白色燕尾服的人站了起来,“哥哥,就这么走了吗?在逃避什么?教室里看到我很惊讶吗?我亲爱的,哥哥?”
学生三五成群的走了,教室里只剩下曹光和兄弟二人。
“罢了,今天不是来找你的。”
“扫了兴致,走了。”
然后夜尊又一次消失在曹光面前,秒秒钟的闪现技能,夜尊玩的很溜。
05
夜尊第三次出现在曹光面前,是他作为助教去空教室收拾的时候。
曹光推门而入,转身把门关上。
这次夜尊好像学聪明了,直接换了一套沈巍一模一样的绿色风衣行头,收起来他的骷髅头手杖和惯用的轻佻笑容,倒是比上次多了几分相似。
然后现在正站在讲台上佯装收拾东西,背后的黑板还像模像样的写了“生物工程”四个字。
曹光反倒被吓个半死,“沈...沈老师?”
“有什么问题吗?”夜尊回答他。
这是夜尊。曹光告诉自己。因为刚才才叫他过来收拾教室的就是沈巍,在曹光眼里,他不可能一下子直接穿越两栋教学楼距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比他先到教室还这个反应。
真是见鬼。
“你老这样其实挺没意思的。”曹光直接开口,仿佛先给了夜尊一个下马威。
“没意思?那你告诉我什么,有意思。比如?”
夜尊瞬间拉近了他跟曹光的距离,站在他面前,贴着他的耳朵,“是我想的那种,意思吗?其实杀人,就很有意思”
轻佻的笑又回到了脸上,他还是夜尊,跟孪生哥哥同出一辙但是天上地下。虽然在他看来自己是天上那个。
“既然认出来,我也不做过多掩饰了。”
他一个转身,即刻又是那件白色燕尾服,此刻背对着曹光,“你是不是,很害怕我。”
曹光想起他在杀害贝微微的时候,问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这是什么跟逝者最后的深入灵魂式交谈。
曹光并不接他的话,倒是反问了他一句,“为什么伤害微微。”
“微微?weiwei?沈巍?还没轮到他呢。”
夜尊又坐回在学生椅子上,把双脚抬到课桌,手放到后排桌子上撑着脑袋。
“是贝微微,你那天杀害的女孩。”
曹光竟然开始与他理论起来。
“她?对对对对对。她不过是知道了我的秘密。你,你也知道了我的秘密。”夜尊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口道,“所以下场你是了解的。你要不要,陪她。”
然后他就站起来走到曹光面前,一步一踏,皮鞋的声音透过木质地板,几步的距离被他踩出了死亡感。手杖在走过来的几步路里也戳了两下,不像是戳在地上,更像是戳在曹光的命上。
然后夜尊扬起手,抬起曹光的下巴,些许的小胡渣有点扎手,他还是捏着他的下巴。
“你很像昆仑,那个见我一面都不肯的家伙。”夜尊捏着他的下巴,但是又不用力,只是强迫曹光与自己四目相对。
“原来昆仑没胡子这么丑。”
“昆仑?”
“哦,对,他现在是尊贵的特调处处长,赵云澜。一个没有选择我的家伙。”
“一个,只爱我哥哥的人,他有什么好。”
夜尊发了狠的捏着曹光的下巴,加上些许异能吞噬,此刻曹光的下巴快要溢出血来。
“昆仑,昆仑!”
夜尊还是捏着曹光已经带血的下巴,舔了一下自己嘴唇,略显干涩,牙齿咬住下唇,轻笑之后,兀自的吻上他的唇。
触碰到曹光的那一秒,他把曹光狠狠的搂在怀里,然后任凭曹光挣扎,他想要的只是一个来自昆仑的吻,一个,一万年从未得到即使现在也不过是个赝品的吻。
“跟我想了一万年的味道很是一样,你们不仅长得像,原来味道也是一样的,尽管那是一个我从未得到的味道,昆仑。”
夜尊的气息不断喷薄在曹光的脸上,那是一种来自远山昭昭的凌冽又霸道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桀骜的凝视着曹光,从云端,幡然坠入大海。
曹光被动的接受着这个吻,此刻除了变相的承受来自这个杀人凶手的一步步侵占,别无他法。
夜尊已经从这个吻脱离出来,然后用手抹了一下嘴唇,血迹顺着大拇指流过掌心滴在他的纯白色燕尾服上,同时自己的嘴唇也止不住的流血,血腥的铁锈味在夜尊周身弥漫弄得他好不狼狈,又全拜曹光所赐。
他舔了一下嘴唇,把尚未干掉的血迹抹在曹光的脸颊上,仿佛在欣赏一个艺术品。最后脱口而出四个字,“你很狡猾。”
曹光不理会他,擦了一下嘴,血迹已经有点凝固了,在手上形成一点点小血块。
然后他转过身走到门前,开门出去了。
06
夜尊当然是追了上去。
在楼道里,夜尊又遇到他。他把他拦在楼梯口。
“‘沈老师’还有什么指教吗?”曹光看着他,并不打算反抗。
“沈老师?我说了!我叫夜尊!沈巍他亲爱的弟弟!”
他一把把曹光搂在怀里,微弱的异能开始吞噬,曹光的腰都快被他折磨的断掉,然后夜尊贴在他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到,“跟我,在一起,否则,杀了你。”
“不过是早点死和晚点死的区别,夜尊…先生,您要不给我一个痛快,我好下去陪陪我从未得到过的微微。”曹光的语气更像是视死如归,他知道染上这么个麻烦,自己的结局不过是一个死字,早晚的问题。
“哈,从未得到的微微?和,我从未得到的昆仑,你看,曹光,我们是不是同病相怜。”他说着,然后把嘴唇贴在曹光的脸颊,轻轻的啄了一下,跟手上的力道截然不同。“我发现,我有点爱上你了,所以你必须要跟我在一起。”
同病相怜吗,也许吧。
07
曹光推不开夜尊的挣扎,最后只由着他带到了一个废旧仓库,仓库里弥漫的是一股陈旧的灰尘,仔细闻闻还发臭着。有些血迹,已经干涸在地上了,血迹旁边一件卡其色的大衣,一些紫色的长发,乌鸦毛发,还有…好多瓶矿泉水,有两三瓶没开,有一瓶喝了一半,剩下更多的是空瓶;半个已经烂掉的苹果,一副架在纸箱上根本不算完整的象棋,两个棋子重叠在一起,没了下文;纸箱旁边有两把椅子对放着,麻绳稀稀散散的摆在地上。
夜尊把曹光放下,在象棋面前与他对坐着。
曹光此刻已经有些虚脱,刚才被夜尊那样死死的抱住,还有异能输入,已经在窒息的边缘,此刻被夜尊闪现带到这里,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身体颤抖了两下,瞬间吐出两口鲜血,染在了象棋上,气息把两颗叠在一起的棋子冲散,上面的那个棋子吧嗒一声掉在棋盘上。
夜尊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背,“有答案了吗,我的,猎物。”
既然是猎物,为何还要问我。
“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跟着我其实,很幸福,我会对你很好,宝贝。哪怕你三分像了他,罢了,我说你是他你就是。”夜尊一只手搭在曹光肩上,另一只手撑着骷髅头拐杖,俯下身子贴着曹光说到。
“其实我大可跟你讲讲万年前那些故事。”
曹光只是低着头,血迹顺着嘴唇留下,五脏六腑似乎搅在一起,虚弱,又不太感觉得到存在了,痛楚是轻的,更多的是一种不清醒。
夜尊是个吞噬了太多的人,所以讲故事也别有一番能力。
曹光此刻眼前浮现的是昭昭的远山,一片赤诚的星空,掩映着月光的山谷,还有,两个人影。
是万年前的沈老师和赵处长。而夜尊躲在一棵树后,蹲在地上抱着自己,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沈巍,那时的嵬,和昆仑在一起,夜尊不过是一个被遗忘的后者。
“那时我就想,得不到吗?得不到,不如毁掉吧。”
夜尊说是讲故事,不过给曹光看了一个景,一句话,他就当这个故事曹光听了,大概也会感同身受。
“嵬哥哥也好,沈巍也好,不过都是阻碍我跟他在一起的障碍。曹光,你真的很像他。”夜尊伸出手,悬在半空,触不到曹光的脸的时候又收回了手。
“最终不过是个赝品。你这个,厌倦我的,赝品。”
曹光已经在飞速消耗的精力与疲惫中几近沉睡,夜尊直接搞来一桶水泼在他身上,“有答案了吗?”
“能不能…来个…痛快的?”曹光没有答案,他不想有个答案,谁是谁的替代,得不到毁掉,都不是他的想法,既然是死,不如痛快。
什么最痛快?
08
活着,最痛快。
夜尊把他放在凳子上,强撑着他的身体仰躺着,跨坐上去。手抹上了他腰间的皮带。从上衣伸进去,在小腹处摩挲。然后又抱住他,“我还是有点舍不得,你。”
“你是我遇见的第二个像昆仑的人,第一个是赵云澜,不能说像,他就是昆仑。你跟他不一样,你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不过无所谓,反正都得不到。”
得不到的,于我而言,皆是一样的。
他掐着曹光的腰,已经掐出血来,指甲嵌入皮肤里,再拿出来的时候带了一稍血迹。于是顺着开口直接在小腹刮肉,连带着皮肤出现四道血印,此刻血肉模糊。
“说你爱我。”
曹光已经闭上了眼睛,哀莫大于心死。
既然反抗不了,不如享受这一刻变态的痛楚带来的快乐。
然后夜尊一脚把曹光踢下凳子,曹光脸朝下,背朝上,他踩着曹光的背,低下头,“说,你爱我。”
夜尊没想到的是,曹光此刻已经半休克状态,听不清了。
在他的折磨下不过是个富二代没什么身体素质的曹光已然半只脚踏进天堂大门了。
但是头脑里闪过的,是第三人称里,夜尊反复蹂躏他的样子。
都说人呐,一生中濒临死亡的时候,脑海里闪现的是一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刻,看来不过是老天的玩笑了,弥留之际最后给我看的还是这折磨的模样。
09
一己私欲,何来痛快。
夜尊把脚取开,一如对待贝微微那样,“我替我的哥哥,再次,向你道歉。”然后一只手撑着手杖,另一只手举过头顶躬身。
山高水低,后会无期。
夜尊望向仓库里的窗户投进的一点点斑驳的阳光。
昆仑,我还是得不到你。
你看他现在的模样。
10
活着干嘛。

文/浮生空山澜/
2018.10.1


等一个期待

一个置顶

一介凡人/高四党/写文是爱好/懒得一批/此条可点文/看心情写/巍澜最近在搞/可以点衍生/最近迷生哥/晚安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9-21(完)

我信辽你滴邪

不要吸:

Inspired by 鳇呔子


CP:巍澜


落地啦终于,先更新再看更新




9. 把他的声音作为手机铃




据说沈教授有对象了!




此八卦一出,生物工程系的巍巍女孩们集体哀嚎人间不值,纷纷猜测沈老师的另一半长得有多丑,奈何一直没有石锤。




只有教室后门的旁听生小姐姐一脸大彻大悟、内心毫无波动。




巍巍后援会的会长小巫不死心,下课之后把教授堵在门口问问题,想借此探探虚实。正琢磨如何开口,响亮的电话铃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忽然暴风~雨~“




教授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不好意思得推推眼镜,“我接个电话。”




小巫同学正讶异“古代人”沈教授啥时候也用手机了,就见沈巍已经转身走出两步。




“喂?”小巫竟不知道,一向认真正经的沈教授,声音也能软得掐出水来,“好,我知道了,我尽量早回,冰箱里的排骨汤你热热再吃,进厨房别光着脚……嗯,我也是。”




“沈老师……”




“对不起同学,你的问题我邮件详细回答你,今天我得先走了,”他依旧和蔼可亲,却与方才电话里的关切天差地别,抬手夹了公文包在腋下,抱歉道,“家里有事。”




小巫忽然觉得,他说“家里”的时候特别温柔,像永夜尽头一粒炙热火光,点亮了生长了一株玫瑰的荒芜星球。






10.让他多睡一会,不吵醒他




有些事他们每天都做,早就习以为常,比如赵云澜赖床的懒癌已经病入膏肓,每天早上八爪鱼一样巴着沈巍拒绝睁眼,沈老师却总有办法不动声色挣脱出来,在他起床气爆发之前做好早餐给他挤好牙膏。




今天早晨的赵云澜格外黏糊,沈巍动作慢了点,某个裤子都穿错了的家伙带着一身吻痕、闻着饭味挪过来时,还有一个海鲜汤没好。




“小巍啊。”赵云澜打了个哈欠,把自己头顶的鸡窝揉得更乱。




“嗯?”沈老师背着身,小心把切好的橙子摆在盘里。




赵云澜半天没出声,沈巍这才停下动作转过身去。只见赵云澜一脸迷迷瞪瞪,好像还在梦游,困惑得看着他的脸,




“你怎么还不亲我?”




11.一起去旅游




因为不着调的领导又宅又懒,特调处团建经费年年折现,今年赵云澜不知整什么幺蛾子,非要大家一起去登山露营。




起初大家还很是感动,毕竟领导家属兼顾问也专门跟学校请了假,给大家准备了巧克力小饼干还有一人一瓶运动饮料。赵云澜爬到半山腰仿佛打了鸡血,手里举着一柄沙雕小旗,上面歪歪扭扭画了只毛猴,不知为啥乐得不行,便爬山边唱:“挥挥手~摆摆头~我们一起去郊游~快乐并不需要理由——哟哟哟哎呦喂!”




——果不其然得瑟过头把脚扭了。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沈教授就蹲下身来把人鞋袜脱了,心疼万分把脚踝握在手里揉着问,“很疼吧。”




赵处长龇牙咧嘴,还不忘调戏美人,“你亲一亲就不疼了。”




目睹全程的女鬼汪徵:……我真是Fong了才会来受这样的践踏!




楚哥本来提议回去,奈何赵云澜不愿扫大家的性,沈巍不假思索,抬手就把人背在了身上,赵云澜公鸡尾巴要翘上天,沈教授伸手捏了他屁股一把,红脸道,“你……别乱动。”




尸王心态爆炸秒变狮子王:……你们信不信我给你们表演一个自戳双目原地自杀!




赵云澜还算有良心。




被沈巍又背又抱到了山顶,“哎你要不放我下来走会儿吧,扭得不厉害。”




“不行,一会肿起来怎么办,”沈巍感觉到对方伸出拇指摩挲他鬓角的汗,低头蹭了下他的鼻尖,“我的力气你是知道的,不累。”




“是是是知道你不是人,”赵云澜翻了个白眼,抬手捏了捏沈巍下巴,“就想心疼你一下。”




沈巍仿佛听了什么了不得的话,抱着赵云澜腰的手倏得收紧。




“哎哎黑袍大人你别瞎激动,”赵云澜坏笑着翘起嘴角,瞥了一眼仿佛忽然发现路旁树干迷人之处集体围观的特调处众人,故意压低了声音,“这可是在野外。”




沈巍耳朵红得要滴出血来,掐着赵云澜的腰,深吸口气,低头在他下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再深吸一口气才算平复。




12.在山顶拥抱,背靠背看星星




暮色低垂,反虐狗经验丰富的特调处众人自觉在帐篷里打牌,拒绝出去呼吸恋爱的酸臭空气。




星幕低垂,便是龙城郊外的山也生出巍峨壮阔之感,如同坠在万山之主的怀里,永生不死。这样的场景,便是一万年前也曾有过。他第一次顺着昆仑的指尖去看星河辽阔,他生在万丈黄泉之下,从不知日月更迭、星起云灭是这样的好看,美得令他舍不得眨眼。




他们没有说话,靠着彼此的后背,头顶的温热拱做一处,沈巍想起那日自己被升了神格、万山都听他号令,三界之内他都随意去得。




“可你在这里,我哪里都不想去。”


忽然他感觉手被人握住,塞了一颗糖。




他哪里都不去。




13.心血来潮时叫他“傻瓜”




沈巍自从生出三魂七魄,体质便越来越像常人。今天回家没打伞,居然感冒了。




沈老师活了一万年,伤惯了也疼惯了,却对感冒这样的小事实在陌生。




“啊,啊揪!”他打个个巨大的喷嚏,鼻子里还吹出一个泡泡。赵云澜眼疾手快,在床头扯了两张面纸,给他擤了鼻涕。又把他一身湿衣服给他扒拉下来。




如果说沈巍对感冒陌生,那对被人照顾这种事,大概更觉得陌生。于是他呆呆看着忙前忙后的赵云澜,像是忽然失去了思考能力。




“哎,你这个傻瓜。”赵云澜终于用上了这句台词,一整块白色浴巾扔在沈巍头顶上,揉了半天才把他脸露出来。沈巍鼻子通红,脸蛋也红红的,一双大眼睛带着水色,忽闪忽闪看着他。




啊……被他可爱到了。




14.你们可以忽略过去,但不能否定未来




林静问大庆,“副处啊,你说沈老师要是知道,写21件事的那个楼主是领导上学时候的小号咋办?那时候领导还有女朋友呢……这些脑残事说不定都是以前想跟喜欢的人做的。”




“我看你对领导家属一无所知,”副处长一仰脖,像一口吞下一把剥好的瓜子儿一样嚼了满嘴小鱼干,含混不清道,“赵公子傻你也傻啊,你真当沈老师不知道吗?”




林静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细思极恐地哆嗦了一下。




不管过去的心愿里有没有我参与,未来都跟他一起完成。




15.相信一句话,你是我的全部,我是你的唯一




有些事从来不需要问一个答案。




无论在什么时刻什么场合用什么身份重逢,沈巍和赵云澜都会相爱。




从见到彼此的第一眼,他们就没有怀疑过这点。




16.在过马路时闭上眼,让他小心翼翼牵你过去




也不是没吵过架。




“也不看什么人你就跪吗?”赵云澜又疼又气,头顶冒烟,这败家玩意儿不知道他的膝盖只能留着跟自己夫妻对拜的时候用吗?




“我的眼睛和命都是你给的,当时别说是跪一会儿,就算把眼睛挖出来给你我都愿意的。”沈巍认真,一字一顿。




赵云澜最见不得他这副样子,转身就走, “那你瞎了算了。”




“赵云澜。”沈巍声音有些发颤,在绿灯亮起之前闭上了眼睛。




赵云澜顿了两秒,看着巨大十字路空来往的行人,骂骂咧咧认命地转身越过人潮,去牵沈巍汗津津的手。






17.去海边看日出日落




山海相连,此言不虚。




赵云澜天没亮就把沈巍拉起来,驱车一个半小时,一路哼着歌往海边去,等到了目的地,活力四射地扔了鞋就叽叽咕咕跑下去追海鸟,沈老师笑着看他一个人傻逼兮兮跑来跑去,这样的后果是,还没等太阳出来,赵云澜就靠在沈巍大腿上睡死过去。




朝阳渐渐从海平面上升腾而起,天边从方才的深紫渐渐晕成浅绯,层层叠叠的云被海风推开,露出橙红色的天空,渐渐只剩一片坦荡澄澈,沈巍轻轻“嗳”了一声,依然舍不得叫醒赵云澜,他在蜜糖一样金色的阳光里伸手梳着赵云澜的短发,被海水浸湿的发丝风干出雪白的盐粒。他挥开白色羽毛的大鸟,觉得今天海风柔软到不可思议,大概一起依偎到白头,就是这样的滋味。




众生皆苦,沈巍低头尝了一口然后想,他的昆仑君是芒果味的。






18.对他撒娇




“我要含着睡。”


“不行,对身体不好,你明天起来会难受的……”


“黑袍哥哥,让我含着睡好不好?”




19.去你常去的论坛告诉你的朋友你爱他




“祝红,”沈教授恳切得看向电脑桌前得网瘾少女,“微博和贴吧我都基本掌握了,你能不能教我用一下那个,教做菜的,雷峰塔?”


“……”祝红很想立刻被百万冤魂追杀只要能终结这场诡异谈话,“您这是想学什么菜?”


“是这样,”沈老师老老实实回答,“赵云澜说想吃脆皮鸭。”




……




20. 最后两件事




“你现在做了几件了?”


“十九件。”沈巍老老实实回答,“下一件是向朋友炫耀幸福。”


“……谢谢你拿我当盆友,”楚恕之按按掐住了自己的手,痛苦道,“你们做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详细的告诉我?”


“因为,”沈老师有些局促不安得擦了擦眼镜,又很严肃得抬起头来,“第二十一件是,如果想相爱到永久,就要转发一下。”




END

改ID了  让我逃避一下

【巍澜】沈老师!我棒棒糖吃完了!可以借你手用一下吗!/小破车/手口play/冰块play

▽各位看官好啊我又来啦。
▽这次又是小小滴试水
▽角色属于甜甜,我承包ooc
▽三千字的小破车车开起来
▽内含冰块/手口/草莓🍓冻
▽新手上路请勿追尾哈
▽原著接番外梗,除了棒棒糖其他全是小甜甜的设定哈
▽啾咪
▽车在评论昂
▽对不起是我废话太多

【巍澜】这抑制剂,我们地君殿也没有/小破车预警/abo预警/滴哎歪预警/有面面

▽地君殿滴哎歪play
▽lo主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惩罚
▽剧版x原著设定混合
▽角色属于甜甜,我承包ooc
▽我说它是一辆车,我还有自信不开外链。
▽因为根本不会被屏蔽hhhhh
▽我刚才说不开外链,然后我被制裁了。
hhhhh

https://m.weibo.cn/6523553073/4266876697159706

相逢平淡愈是真

相逢平淡愈是真
——给虫方方《和你在一起的365天》文评

我记得我是在198day的时候遇见这篇365的,说起来都快过半了,然后刚刚追到更新的201day是虫虫生日,匆匆忙忙给写了一篇文评~比较潦草
这篇是给你的正式的!!
↑正式的哪里会有上面这段可怕的碎碎念啊喂。(其实我写到最后发现这个不是文评,其实更像是想给虫虫说的话~)
首先我是真的很佩服虫虫的毅力,呀呀呀,每天坚持更新,想起我写的那个小连载居然从七月份开始一拖再拖拖到无可救药…
(其实到现在也还欠一个end,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365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在进行正数计时的时候,我在倒数,我在倒数我的高三。
很感谢高三有你笔下的韩张陪伴我这么久。
他们很鲜活,让我也开始憧憬我的大学。
韩张其实也是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的一对,一个伪正经的张新杰,和一个表面暴躁内心温柔的韩文清,想想真是太美好了。
小说里有韩张拌嘴日常,以及九月份的黑色,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配角给365带来那么多活力,我是真的,很喜欢。
365于我,更像是发生在身边的两个男孩子一般,很多事情我也有过类似经历,读起来更让我亲切吧可以说是。
故事的开头,与结尾莫名契合的一瞬间,我像又回到了那个最初看见365的深夜,那样的相逢,我一直以为365day一定会是求婚(猜中),没想到你居然在364就憋不住了哈哈哈…
故事这么这么长,说起来又只有一年时光,一年时光足以让两个在食堂偶遇的少年,从初识到许下一生。
我有时候很羡慕这样的爱情,总不会一直都平平淡淡,也不会一直都波涛汹涌,起起伏伏亦或也是真。
我记得8月份有个夜晚,一直从来不拖欠的虫方方到晚上十点多才更新,说来好像我还特意跑去qq催你,突然感觉我像是被拖了稿子的编辑(…),2333。
时不时会看到你说自己lof掉粉,即使你头发(划去)粉丝掉光!我也会粉你的!死忠惹!

想起来我之前还看过你写过的喻黄,然后我现在把名字忘了(…),那篇喻黄小说是我用一个上午的课看完的,也是写的超级好,跟原著特别切合,赞赞赞。
完了我已经彻底是你小迷妹了文评却越写越偏…
…我的锅,但是不想背。

不管怎么样,我都爱你,嘻嘻嘻嘻嘻。
啾咪。💖💖
by翩然  2018.1.6(我知道我来晚了)
最后的最后 @虫方方